歡迎光臨南京天如人力資源有限公司!
掃一掃,關(guān)注我們
服務(wù)熱線(xiàn): 18936031323

獵頭&招聘Recruitment

聯(lián)系我們Contact us
南京天如人力資源有限公司
聯(lián)系地址: 江蘇省南京市玄武區中山路200號中山大廈905室
聯(lián)系電話(huà): 18936031323
在線(xiàn)QQ :2355471611
 郵 箱 :2355471611@qq.com

職場(chǎng)資訊
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(yè) - 職場(chǎng)資訊
虛擬下班、8秒一餐:年輕人的累,有多少是“自找”的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0-9-30 10:54:58  閱讀:2208

前兩天,知乎熱榜上有一個(gè)問(wèn)題:

“你從哪些方面可以看出,現在的年輕人活得很累?”

 

這個(gè)看似很普通的問(wèn)題,有16000多人關(guān)注,900多萬(wàn)人閱讀,近3000條回答。

這是個(gè)令人震驚的數字,這意味著(zhù):


不論網(wǎng)上流傳著(zhù)多少95后離職隨意、瀟灑不在乎的傳說(shuō);

大部分年輕人還是對自己的生活感到不滿(mǎn)和疲憊。

 

這是一種老一輩人不理解的狀態(tài),他們總是說(shuō)

“現在的年輕人多幸福,吃穿不愁,每天坐在開(kāi)著(zhù)空調的辦公室里,加點(diǎn)班怎么就整天叫苦叫累。

 

現在年輕人的累,其實(shí)是一種心理上的疲憊。

 



在知乎這個(gè)問(wèn)題的最高贊回答里,一個(gè)已經(jīng)不算是年輕人的主管回答說(shuō):

 

我看著(zhù)他們都覺(jué)得累。


寒窗19年考上211研究生,在家鄉也算“別人家的孩子”,卻普遍住在五環(huán)外,和對象或同學(xué)一起合租,每天坐一小時(shí)以上的地鐵來(lái)上班,還要被我這個(gè)普通本科生領(lǐng)導壓榨。

 

他們唯一的錯誤就是晚生了十年,就要接受蛋糕被別人分完了的現實(shí)。

蛋糕分完了,即使拼上性命,可能也只能舔到點(diǎn)奶油渣子。那我們到底該怎么辦?



01

從躊躇滿(mǎn)志,到失去夢(mèng)想


每天姐覺(jué)得,父母們批判年輕人嬌氣和不知足,其實(shí)是因為他們視角受限,并不了解當代年輕人的真實(shí)生活狀況。

要知道,他們那一輩年輕時(shí)所能擁有的生活狀態(tài),是當今的年輕人想也不敢想的。

 

筆者的一個(gè)朋友,父母在國企工作了幾十年,幾乎從來(lái)不加班。

每天八點(diǎn)左右上班,不忙的時(shí)候,兩三點(diǎn)就下班了;

而且就住在公司附近的家屬院,中午還能回家吃個(gè)飯,再睡會(huì )午覺(jué)。

 

而就像上述主管所說(shuō)的,目前大部分的上班族,不得不合租在離公司10幾公里外的地方;

每天睡眼惺忪地踏上地鐵,猶如沙丁魚(yú)罐頭一樣,在擠擠嚷嚷中到達辦公室;

又在一天的疲憊與渾渾噩噩中,回到狹小的出租屋里。




他們的叫苦不迭絕非矯情,而是真正的“難承其壓”。

 

知乎上的一位網(wǎng)友提到:

他畢業(yè)后的第一份工作,每天平均工作時(shí)長(cháng)12小時(shí),沒(méi)有午休,最高連續上班90多天。

在常年8117的工作狀態(tài)下,996對他而言,竟然成了真正意義上的福報。

 

比起父母們還能回家吃自己做的飯;

年輕人能有時(shí)間吃飯,就已經(jīng)心滿(mǎn)意足了。

 

為了能夠保證上班族們能在最短的時(shí)間內吃完午餐;

不少商家都選擇將完整的調料,如花椒、辣椒等,換成非顆粒狀的;

如果肉里有骨頭,也是能去骨就一律去骨。

 

然而,就連這樣的“高效午餐”,還有人嫌不夠。

前幾天筆者刷朋友圈時(shí),看到一個(gè)代餐廣告,主打的賣(mài)點(diǎn)竟然是“8秒一餐”。



社畜們已經(jīng)連“15分鐘內就能吃完的外賣(mài)”,也不配擁有了嗎? 

如果看到這你就覺(jué)得瞠目結舌,那真是小瞧資本的力量了。

 

有些公司甚至連通勤時(shí)間也想完全省掉:


較為人性化且隱性的方式是,住在公司附近有租房補貼;

低成本且明目張膽的方式,則是在公司內部準備睡袋或是辦公型床鋪。

 

日本甚至提出了“虛擬下班”的構想,連床鋪也不用準備,直接為員工發(fā)放VR設備。

在虛擬世界中,你能夠瞬間回到家中,休息、上班一氣呵成,一分鐘也不耽誤。

 

從情感層面來(lái)說(shuō),帶來(lái)的體驗當然是比直接睡在公司要相對“溫情”一些;

然而筆者始終覺(jué)得,這不過(guò)是糖衣炮彈;

不管表面上偽裝的多么具備人文關(guān)懷精神,核心目的都還是“壓榨”。




總之,就是要為你鏟除一切耽誤工作的障礙,最大化你的工作價(jià)值。

 

盡管“虛擬下班”目前還只是概念式的描述;

但只要一想到這種概念有成真的可能性,就讓人覺(jué)得毛骨悚然。


作家齋藤茂男在《飽食窮民》中就曾批判過(guò)這種現象,他說(shuō):


所有人都陷入一個(gè)巨大裝置,努力把時(shí)間變成金錢(qián),被強迫著(zhù),要更快、更有效率地活著(zhù),哪怕超越身體極限,時(shí)時(shí)刻刻,一分一秒都不能錯過(guò)。


這節奏讓我們無(wú)法按照自然時(shí)間生活,過(guò)有生命力的生活,只感覺(jué)身心俱疲,不停被壓榨。

 

戲謔自己為“螺絲釘”的上班族們,正在一步步被迫成為真正的“螺絲釘”。



02

賣(mài)力的工作,很可能是一無(wú)所獲


如果這種高效背后,帶來(lái)的是個(gè)人生活的更多可能性:

比如,能夠在短時(shí)間里獲得晉升或財富積累,那么似乎也還可以忍受。

 

然而實(shí)際情況是,大部分人所付出的努力,似乎都成了無(wú)用功。

 

日本作家稻泉連的《工作漂流》中,記錄了日本一位名為大橋寬隆的年輕人,在20世紀末的工作狀況。

 

那時(shí)的日本社會(huì )現狀 ,與我們現在所遭遇的,如出一轍。

大橋寬隆畢業(yè)時(shí),恰逢日本的泡沫經(jīng)濟時(shí)代,就業(yè)狀況被稱(chēng)為“冰河期”。

 

盡管如此,他依然憑借自己的能力,過(guò)五關(guān)斬六將,進(jìn)入了一家很大的銀行。

和所有剛剛就業(yè)的年輕人一樣,他躊躇滿(mǎn)志,希望能夠做出一番事業(yè)。

 

大橋最大的理想就是能夠進(jìn)入公司的海外支行。

然而,很快他就發(fā)現:

找到工作本身,可能是他打贏(yíng)的唯一一場(chǎng)戰役。

 

在一場(chǎng)酒會(huì )上,公司的一個(gè)前輩聽(tīng)到他對未來(lái)的憧憬后,毫不客氣地評價(jià):

“真是年輕!想被外派到國外工作?

這也就是你們年輕人才經(jīng)常說(shuō)的話(huà)!

 

一盆冷水澆過(guò)來(lái)后,還有更多沮喪要準備消化。

在工作中,等待他的只有無(wú)盡的焦慮和疲累。

 



除了要接待顧客,保質(zhì)保量完成營(yíng)業(yè)定額外;

他還需要時(shí)不時(shí)化身“便利貼男孩”,處理各種各樣的雜活。

包括但不限于:復印、碎紙、補充公司帳票類(lèi)表單、接聽(tīng)電話(huà)、充當聚會(huì )主持人......

 

為了完成這些繁重的任務(wù),他每天早上6點(diǎn)起床去上班,晚上過(guò)了11點(diǎn)才回到員工宿舍。

但在如此高強度的勞動(dòng)后,他并沒(méi)有如愿得到相應的回報。

 

前輩們仍然有機會(huì )享受排資論輩帶來(lái)的升職;

大橋卻只能面對因縮招,導致沒(méi)有年輕人進(jìn)來(lái),而無(wú)法晉升的窘境。

 

3年過(guò)去了,他依然停留在入職時(shí)的崗位,唯一的收獲是:

從一個(gè)“普通工”變成了“熟練工”。

 



在長(cháng)期的無(wú)用功中,曾經(jīng)夢(mèng)想的工作反而成了他的困惑。

 

那段時(shí)間,大橋對這樣單調的日子迎來(lái)送往;

從他疲憊不堪的身體里,時(shí)常涌現出一種類(lèi)似憤怒的情感——

自己現在到底是在做什么?

 

這是一個(gè)世紀難題,因為他必須做出選擇:

要么離職,要么就此忍耐下去,等待不一定存在的轉機。



03

全都想要=什么都要不到


大橋所面對的,正是那些自稱(chēng)為“社畜”的職場(chǎng)年輕人們每天都要面對的困境:

既不想離職,也不想忍耐,最后只能原地踏步。

 

《九品芝麻官》里,豹頭的那張著(zhù)名的表情包,大概可以概括出當下感到痛苦的年輕人,內心里真正的想法。

 



全都要,就等于不愿意做出選擇。

因為選擇,就意味著(zhù)放棄一些東西,付出一些代價(jià)。

 

在媒體里看到有錢(qián)人的豪車(chē)豪宅,就想要努力工作,變得有錢(qián);

看到淡泊名利的人生活節奏緩慢舒適,就想要活得輕松,沒(méi)有壓力;

看到瀟灑的浪子背著(zhù)行囊,環(huán)游世界,又覺(jué)得自己還是愛(ài)自由,想去多見(jiàn)識世界。

 

看到什么好,就想要什么,這是一種近似于嬰兒般的本能狀態(tài)。

但是很遺憾,很多感覺(jué)痛苦的人,就是處在這種狀態(tài)里。

 

他們其實(shí)心里清楚:

世上沒(méi)有兩全其美的事情,想要得到什么,必須付出相應的代價(jià)。

 



但就是會(huì )在心里幻想:

萬(wàn)一呢?會(huì )不會(huì )有這樣的好事情發(fā)生,又能有閑又能有錢(qián),還能恰好落在我頭上?


筆者想戳破這些泡泡——沒(méi)有這樣的好事。

 

《樂(lè )隊的夏天》里,野孩子樂(lè )隊拒絕改編節目組提供的歌單,稱(chēng)“那不是我心中的國風(fēng)”。

他們唱了一首《竹枝詞》,驚艷四座,然后坦然地說(shuō):

我們破壞了規則,心甘情愿退賽。

 

再去看野孩子過(guò)往的經(jīng)歷。

主唱張佺年輕時(shí)為了采集靈感,一路從蘭州走到青海,去了解當地的民謠。

他們唱過(guò)一首《生活在地下》,歌詞里寫(xiě)道:

 

生活為什么是一首最難唱的歌/愛(ài)過(guò)的人他不能說(shuō)出來(lái)/北京 北京不是我們的家/我現在才知道勞動(dòng)的人是最窮的

 

他們也曾像很多年輕人那樣北漂過(guò),后來(lái)發(fā)現,那不是他們想要的生活。

于是選擇了去大理定居,自己種瓜種菜,在屋頂上發(fā)呆。

 

很多人覺(jué)得,野孩子太酷了,這才是我們向往的生活方式啊。

殊不知,那種生活所需要付出的代價(jià):

就是不去在意物質(zhì),只為心中真正想要追求的東西。

 



在《樂(lè )隊我做東》的采訪(fǎng)里,馬東說(shuō):

野孩子有他們的堅持,自己不想做的事情絕對不做,保持本心不變。


大張偉也有自己的堅持,世界怎么變,時(shí)代想要什么,他就變成什么樣子。

 

兩者沒(méi)有高低之分,他們都不迷茫。

求名利者愿意違背本心,順應時(shí)代變化;

求寧靜者愿意承擔后果,把物質(zhì)放在很多東西的后頭。

 

他們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也明白自己能付出什么,所以他們都不會(huì )覺(jué)得累。

最累的是處在中間的人。


什么都付出得心不甘情不愿,什么得到都覺(jué)得還不夠多。

最后只能杵在原地,一邊謾罵當下的生活,一邊無(wú)可奈何地保持現狀。

在當下的時(shí)代里,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,的確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

在思考自己想要什么之前,不妨先思考,自己不能接受付出什么。

只要想明白這個(gè),凡事都有解決辦法。